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文化古迹 > 正文

秦汉时期毕节的交通

文章来源:毕节日报—毕节网   作者:沈江锋 李 盛   2014/9/17 14:27:22      字号: |  |

奢香古驿道谷里段

毕节的历史源远流长,自二十三万年前的远古时期,黔西观音洞人在与大自然的顽强搏斗中,就开创了远古历史文明,成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进入新石器时 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先民拥有了陶器制作、出现了农业,将文明继续向前推进;商周至战国时期,毕节先民逐步从穴居走向屋居,并掌握了青铜、铁冶炼技术。 秦汉时期,毕节与中原就有着政治、经济、文化联系;至汉代,毕节已初开昌明;蜀汉时期,彝族首领妥阿哲(又称济济火)助诸葛亮南征有功,建立了罗甸国,与 乌撒地方政权一起创造了千年彝族文化;明洪武年间,彝族女政治家奢香夫人开“龙场九驿”以通滇蜀。清初进一步推行“改土归流”政策,促进了交通、经济、文 化的大发展,民族文化百花齐放。

与毕节历史一样悠久的还有毕节的交通建设,毕节的开发史,其实也是一部毕节的交通发展史。秦汉时期古驿道的修建,叩开了古夜郎国的大门,使黔西北与中原连为一体,极大地促进了这一地区经济文化的繁荣和发展。

据司马迁《史记》记载,“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朝廷派常頞修通往西南的道路。这条道路,以蜀为基 地,起于今天四川宜宾,经高县、拱县、筠连,入云南境内,过盐津、大关、彝良、昭通,又入贵州境,过毕节赫章、威宁二县,再入云南宣威,最后到达曲靖,道 路全长两千余里,在道路沿线设置官吏经营管理。因这一代地处乌蒙山区,地势险峻,修路工程非常困难,所修道路仅宽五尺,故称“五尺道”。

秦朝常頞开“五尺道”开始经营西南夷地区,但是统一的秦王朝经历短短十五年的时间而灭亡。西汉初年,由于刚刚经历秦朝暴政以及秦末农民战争,国家疲敝,同 时又要对付北方凶悍的匈奴,而无力经营西南夷地区。经过六十余年的稳定和发展,到汉武帝时期,国库充盈,国力强盛。汉武帝采取外向型的国家政策,积极向外 开拓边疆,于是,在北伐匈奴、西通西域的同时,也在准备开发西南夷地区。

公元前135年(汉武帝建元六年),汉武帝派唐蒙出使南越。在南越,唐蒙吃到了枸酱,唐蒙问枸酱从何而来,回答说:“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 下。”并了解到夜郎有精兵十万。唐蒙回到长安之后,从蜀地商人那里了解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 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唐蒙十分高兴,遂向汉武帝报告,说若出兵攻打南越,可利用夜郎兵力“浮船牂牁江,出其不意”直取番禺的“制 越”计划,建议汉朝与夜郎交往,在西南夷推行郡县制。汉武帝采纳了唐蒙的建议,封唐蒙为郎中将,令其出使夜郎。公元前135年,唐蒙“将千人,食重(辎 重)万余人,从巴蜀笮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在唐蒙“厚赐,喻以威德。”,双方相谈甚欢,达成协议“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即多同同意汉在夜郎境内推 行郡县制,并委任多同之子为县令。夜郎周边的各小国,一方面贪图汉朝缯帛、财富,另一方面,又认为通往汉朝的道路艰险难行,即使归附,汉朝也不能直接统治 该地区,所以他们纷纷归附汉朝。唐蒙成功的完成任务,回到长安向汉武帝汇报出使西南夷的情况,汉武帝听后非常高兴,决定在该地区设立犍为郡,唐蒙被任命为 犍为郡都尉。夜郎地区纳入中央王朝的行政建置。

犍为郡设置之后,为了加强汉王朝与西南夷地区的联系,汉武帝令唐蒙开通南夷道,由今四川宜宾经南广(镇雄)到毕节,沿途设置邮亭,并在毕节境内设置平夷 县。《华阳国志》载:“僰道南广有八亭,道通平夷”,即指此。由于该地区崇山峻岭、地形复杂、交通不便、后勤供应不济,许多筑路者病死、饿死,引起巴蜀人 民的强烈不满。此时,汉朝疲于应付北方的匈奴,无暇顾及西南夷地区,而公孙弘数言“西南夷害,可且罢,专力事匈奴”。汉武帝权衡利弊之后,采纳了公孙弘的 意见,暂时放弃对西南夷地区的经营,只在夜郎势力范围内设置“南夷夜郎两县一都尉”。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夏,汉武帝复使唐蒙“发巴蜀卒治南夷道,开僰门,通南中,自僰道指牂牁江”。唐蒙奉命再次修筑南夷道,据《贵州省志》记载南夷 道即:“自今叙州(宜宾)经永宁(叙永)、毕节、水城、郎岱、镇宁、贞丰、册亨,放乎红水江上之道也。”南夷道的修筑分两期,先自僰道至平夷(今毕节), 再至牂牁江畔(今红水河)。

唐蒙在修筑南夷道的基础上,还修建了通往云南的西南夷道。《汉赋史论》记“唐蒙略通夜郎,因通西南夷道,发巴蜀,广汉卒,作者数万人。”开辟自今毕节经威 宁、宣威而止于南宁(曲靖)的道路。今据《四川古代交通路线史》考证,西南夷道是自今四川宜宾沿古五尺道南下,进入滇东北盐津、大关、昭通而趋大理,且因 道经盐津石门关,故又称石门道。

公元前122年(汉武帝元狩元年)张骞出使西域回国之后,向汉武帝汇报一路所见所闻,讲到曾经在大夏见到邛竹杖与蜀布,并且从当地人那里得知这些货物来自 身毒国,由此推测出身毒国距离蜀地不远,为了寻找身毒国从西南出兵夹击匈奴,于是汉武帝命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从新经营西南夷地区。

自此,中原文化逐渐传入。赫章可乐古墓葬的发掘,出土器物丰富多彩,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及装饰品,还有兵器和货币,其质地大部分属铜制品。还有琥珀玛 瑙、水晶、琉璃、玉石等,其造形和纹饰,都具有鲜明的中原文化特色。这类古墓葬,各县都有所发现。在当时交通十分不便的情况下,这里并非是化外遗民。恰恰 相反,这个可乐坝子是汉代较大的城垣。

“五尺道”,“南夷道”,“西南夷道”是我国古代西南边疆的三条交通要道,对毕节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的开发,起了重大的推动作用。一是把今川、滇、黔三省连 结起来,促进了西南地区交通事业的发展;二是毕节成为当时西南地区交通枢纽;三是通过三条交通线,大批汉族人口进人边疆地区,把祖国内地的先进文化、生产 工具与生产技术传人西南边疆。加速西南边疆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四是对于开发边疆,巩固边防,抵御外来侵略等方面,都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王连友


分享到: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