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收藏 > 正文

收藏景泰蓝是该厚古薄今还是与时俱进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璨 赵松林   2014/9/23 9:30:16      字号: |  |

万代吉祥葫芦

九龙献瑞


鼎盛中华

近几年,收藏热催热了景泰蓝市场,景泰蓝的市场价值开始逐步回升。

拍卖市场上,景泰蓝拍价节节攀升。例如,2007年“掐丝珐琅胡人像”拍出6529万元;2008年“掐丝珐琅缠枝莲纹多穆斯壶”拍出9072万元;2010年“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拍出1.29亿港元。

景泰蓝作为传统中国宫廷艺术的典型代表,蕴涵高贵、华美的艺术风格和特质。但作为文化产品进入市场时,正经历着“传统与当代”之辩。收藏景泰蓝该如何选择?

景泰蓝该收藏传统的还是当代的?

主持人:景泰蓝市场总体上厚古薄今,这是为什么?古代与当代的景泰蓝有何区别?

孙建君: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工艺美术”,这个争论从上世纪80年代一直延续至今。有人认为工艺美术就是传统手工艺,也有人认为工艺美术可以和现代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结合起来。

实际上,目前“工艺美术”有四种形态:一是非遗保护对象,即传统手工艺;二是文化产业,2012年工艺美术被列入文化产业10项当中的第7项, 现在产值已经破万亿元;三是学院派,与以往在中专、高职开班不同,现在大学里都开设了工艺美术专业,在学科目录上也增设了这一专业,很多专业美术工作者做 了很多手工艺品;第四是群众文化,比如剪纸、刺绣、烧陶。这四种形态在当代是独立的,相互之间不可替代,不相对立。

而景泰蓝,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作为非遗保护对象存在的,保持了自身的文化特点、内涵、造型、题材、工艺。景泰蓝本质上是宫廷工艺,高贵、华美是它的特征,审美情趣是传统的,对它进行创新和改造都需要经受历史的考验。

当然,非遗也可以搞文化产业。景泰蓝搞文化产业是否可行,取决于市场是否有人买账。

在国大师中,将两者结合得较好的是张同禄大师的作品。他的设计保持了宫廷的高贵气派,他对景泰蓝的理解更深,从设计到制作各个环节的工艺他都掌握。同时,作品在市场上也得到认可。他每做一件作品都很认真,精品很多。

沈剑平:任何的技艺都有两个主题:传承和创新。从收藏的角度来说,景泰蓝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以前是专门为皇家贵族服务,也就是这一百多年来才进 入寻常百姓家。我对“薄今”是这样理解的:它是一种创新的走向,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加入一些符合现代人审美的元素,符合市场的需要。因为大师也是生活在当 今,他必须有对景泰蓝传承的理解,但同时也有对当今审美的体会。

景泰蓝在设计感上有突破。比如,霍铁辉大师一只青花瓶的设计,简单、清新淡雅,比较符合当代人的审美。但这种工艺更难,景泰蓝以器型复杂颜色丰 富著称,在800℃高温烧制过程中,很容易因为融入杂质导致颜色改变,因此,在设计感上做“减法”难度很大,也是冒了一些风险。

景泰蓝如何从宫廷走入寻常百姓家?

主持人:景泰蓝自古被奉为神器,现在一些当代景泰蓝的风格确实轻松活泼、贴近生活,对此有人欣赏,有人不齿,您怎么看?

孙建君:景泰蓝就是一种文化遗产、传统技艺,经过几百年得以保存下来,说明它有生命力。当然,也有可能会走向衰落式微。

现在要对它进行保护,有可能令其焕发新的生命力,至于进入市场,就不要横加干涉。传统宫廷技艺如何搭建群众基础,这点我们一直没有做好,理论也一直滞后。

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这涉及传承。比如,景泰蓝技术工艺传承了青铜器礼器的功用,同时还吸收了瓷器的造型,经过发展,景泰蓝有玉兰瓶、玉壶春等造型,都是非常标准的经典造型,黄金切割,变一点都会走样,想在其中有所创新很难。

当然,也有创新成功的案例,一些作品就借鉴了瓷器梅瓶、天球瓶的造型。国礼《喜凤瓶》,就是在梅瓶的基础上进行创作的,梅瓶那种修长的曲线稍微改变都会破坏整体流畅的美感。但是这个创新非常成功,这一点令人叹为观止,不得不佩服。

把景泰蓝融入人们日常生活有两个思路:一个叫移情别恋,它原本是宫廷艺术,出现在很庄重的场合,但现在保持原有工艺色彩来做其他东西,比如说名 片盒、烟杆、室内装饰,跟现代生活结合起来,为老百姓服务,接受市场检验;另一个思路叫无中生有,就是在功能上完全将陈设性变成实用性,将原先没敢想的都 做出来。这两个思路都属于文化产业,但在非遗保护上却是“大逆不道”。这都是业内当前需要思考的问题,目前还处于探索过程中。

沈剑平:其实,现在的创新都是一种风向的引导,像景泰蓝这样的工艺美术,以前是属于小群体里的,现在国家倡导生活化,自然而然就要面对一些市场的问题。创新可能会走向市场化,满足当代人的需求,不是只为少数人服务。

工艺美术也要逐步往前发展。最好的工艺美术就是人民大众称赞的、大家都认为很好的东西。

孙建君:从审美上来说,对诸如景泰蓝这样的传统工艺美术品的创新发展的评价是没有一套固定标准的。有些作品,大家觉得新奇,但奇过了就变成怪;有些作品大家觉得唯美,但美过了就是献媚。它首先要满足功能,如果要做更高的评价,那么在满足同样的功能情况下看它的造型。

设计界有一种设计思想,即功能主义至上,功能决定形式。但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看这句话就值得质疑。为什么呢?因为全世界不同民族的历史、文 化、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与生产方式不同,人们的需要是丰富的,而满足人们需要的创造也是丰富的。最简单的比如你穿的衣服,都是两条胳膊两条腿,但全世界服 装的样式都不一样,这就是艺术。功能不是唯一的决定因素。我们保护非遗的学理和法理基础就是靠文化多样性,发展文化多样性。按照我们的话叫做百花齐放,有 自己的特点,谈文化就是谈特性。

为何景泰蓝多打“大师”旗号?

主持人:一件精美的景泰蓝作品需要一支高水平的制作队伍,制作人员除了要具有高超的制作技艺,还应充分体现大师的设计理念,所以景泰蓝是集体制作完成的,体现的是集体智慧。但是为何现在不提集体创作,只打出大师旗号?

孙建君:过去景泰蓝生产以国有企业为主,以厂长、书记为代表;现在民营企业、大师工作室居多,以大师为主导,这是对的。就像戏剧表演的角色制, 梅兰芳的戏班子就是以梅兰芳为代表,过去我们说一出戏好不会说是集体的功劳,而说的是代表人物。景泰蓝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代表性传承人也扮演着类似的 角色,而产品经济价值要靠大师的技艺和声誉来体现。

当然,景泰蓝一旦进入产业,也不能单靠大师一个人,还包括经理人、生产者、推广者、评论人、画廊、博物馆等,还要考虑现代企业管理,要懂法律,了解知识产权,知道怎么宣传,怎么跟媒体打交道,将当下艺术市场各要素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才能成功。

打大师名号只是一种形式,也有以工作室打品牌的,这些都是营销上的策略,所有能促进发展的方式都可以用。大师作品与文化产业还不太一样,更接近艺术创作,文化产业的特点是批量化、标准化、市场化,产业化程度很高。

主持人:现在景泰蓝作品分为收藏品和日用品,两者是否都有收藏价值?

沈剑平:收藏首先是个人喜欢,比如说木头,也是生活实用品,有的人就是喜欢它,看到它心情愉悦,能够把玩、欣赏它,或者和朋友去谈论去研究,甚至成长为某种情怀。我觉得只要个人有需求,都应该可以收藏。

现在有些收藏角度有些偏,认为一定是一种投资。艺术品本来就有很多社会功能,有投资、收藏、礼赠、纪念。我觉得要是购买的话还是要从个人喜不喜欢、内心是否对这种东西有愉悦感、是否满足精神需求出发。

孙建君:这要先搞清楚什么是收藏。收藏有三类:一类就是玩儿,没想要增值、传世;还有一类是投资、赚钱,目的很明确;再有一些真正的收藏家,是 为了保护和流传。收藏也有三个阶段或三个境界:第一个是物我交流,喜欢它,去感受它,了解它的工艺、造型、历史,物我交流到一定程度,鉴赏能力就体现出来 了;第二个是深入交流,叫物我一体,我就是物,物就是我,即物我一心,可能就是经验丰富的鉴赏家了;最后一个阶段叫物我两忘,一切文物或收藏品是历史的积 淀、记录,是一个民族文化的体现,可能拿出来捐献给国家,体现一个宗旨,收藏的目的是为了流传。

在我看来,收藏当代日用品在严格意义上不叫收藏,但是历史上的日用品就算收藏。当然也有特例,作为日用品的红木家具也可以收藏,有投资、传承的 价值,这主要是由于材料生产周期长,制作技艺精湛,而且有增值保值的价值。现在收藏什么的都有,电影票、戏票、节目单都可以收藏。有收藏文物的,也有收藏 当代艺术的,而在工艺美术上面,大家主要是收藏大师的作品,因为大师作品有增值空间。收藏要素就两点:财力和才智。

限量版景泰蓝值不值得收藏?

主持人:现在市场上出现了限量版景泰蓝作品。对同一件作品而言,是否有限量一说?

孙建君:这是营销方式。例如,《喜凤瓶》如果它只作为国礼,那它的价格就非常高,可以说是无价。但张同禄大师拥有知识产权可以复制出来,作为产 品也十分有价值,可以进入市场。但一进入市场,做得太多价值就自然下降,所以“数量多少”要有一个“度”,复制要根据市场情况。

《喜凤瓶》这个作品确实很经典,限量发售既可以满足更多人的需要,又为收藏增值保留了空间。这就是大师作品的复制,是现代艺术品的生产方式,也是一种推广的方式。

沈剑平:《喜凤瓶》全球限量999件,但它每件都享有国礼的荣誉。《喜凤瓶》作为国礼送给韩国总统朴槿惠,它是中国、韩国乃至世界人民友好的见证,这个属于全世界人民。很多人希望跟这个瓶子有点关系,那怎么实现呢?就可以收藏一个复制品。

这种做法在景泰蓝历史上都是存在的,包括给皇帝的景泰蓝都是做几件,然后选一件最好的,其他的都砸掉。现在可能是觉得不够人性,包括王刚的鉴宝节目,现在也不砸了。业内有一些观点认为,不管是仿品、复制品,都有它自己的价值。

声 音

景泰蓝需要重订标准吗?

主持人:现在一些工厂在制作景泰蓝时,常有偷工减料的情况,例如铜胎用的铜板特别薄,在镀金环节用电涌镀代替24K金。所以,业界呼吁重新修订景泰蓝的标准,因为有些标准没有得到及时更新和执行,会对景泰蓝的继承和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您怎么看?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北京市珐琅厂有限责任公司总工艺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景泰蓝技艺代表性传承人钟连盛:偷工减料有几种情况。一是偷 工。首先花瓣、图案颜色调配得没那么细、丰富。一般我们调十几个色,一个花瓣要三四个色,由浅到深,过渡特别自然、平滑。偷工的话,调色少了,花只用三个 色,出来的效果就和农民画一样平,没有体积感层次感;其次,在掐丝技艺上也不那么准确和讲究,没有设计图纸,花鸟的结构不对,神态表现不出来;第三,选用 铜丝的厚薄、高矮和胎不搭、不协调。

二是减料。现在一些厂家用电涌代替镀金,但是两者很容易看出差别。镀金是金灿灿的,色调偏暖;而电涌的色特别硬,远看是黄色,很扎眼,很愣,偏冷。

这种情况多出现在小作坊,现在也有作坊知道消费者很容易识别薄胎,就把胎加厚,装饰做得稍微细致些,不太了解的人觉得做得不错,其实增加的成本不多,却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

在制作工艺标准方面,手工艺没有那么严格的标准,其实业内都有一些工艺标准,但国家并不硬性要求执行,也没有相关部门监督检查。而我们老厂都是根据多年来形成的规范生产。

工艺质量标准、操作规程、规范没有什么可修正,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只能在设计上、理念上做些调整,在个别图案细节、环节上有修正的余地。非遗的原则就是保持工艺和材料的真实性、完整性,变了就不叫那个东西了。

沈剑平: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区,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在大师设计的作品里。为什么呢?景泰蓝的材料不值钱,铜和釉料相对于金银等都比较便宜。而铜和金银这些贵金属占的分量也不是很重,就像做一把紫砂壶的泥是花不了多少钱一样。但小商贩会做偷工减料这样的事。

任何行业都会存在这种问题,所以收藏景泰蓝,要找正规的机构,它们不会砸自己的牌子,会按行业规范制作。而从工艺和流程方面看,我觉得那个标准已经比较完善了。

说到大师级的景泰蓝,往往提到艺术和审美,这部分标准如果要修订还是有难度的,会影响大师的创作。

责任编辑:王连友


分享到: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