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访谈 > 正文

黔西北 九〇后作家访谈-----王雨雨

文章来源:毕节网—毕节日报   作者:陈 菊   2014/10/20 15:01:39      字号: |  |

       人物档案

      王雨雨,女,仡佬族,1993年9月生,贵州省遵义市余庆县人。有作品散见于《高原》 、《毕节晚报》等报刊杂志。现就读于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大四学生。


      谛听世界的低语

王雨雨,瘦高挑,眉目清秀,面容皎洁,神情淡雅,扎着马尾发,仿佛初秋的天气,安闲清凉,这样的沉着超越了一个九〇后女孩的年龄。这不禁让人想起《千字文》里的句子来:“盖此身发,四大五常;恭惟鞠养,岂敢毁伤;女慕贞洁,男效才良;知过必改,得能莫忘……”

王雨雨现就读于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文学院,大四学生。在学院的学生工作杂志社兼职。在三年多的工作中,由于担任的是文学部的负责人,因而在与同伴们一起 写稿、改稿、定稿中,取长补短,王雨雨学会了舍弃,学会如何让一篇繁琐、重复的稿件简要明了,如何让一篇内容空泛、情感不足的稿件充实饱满。

◆她的耳,像那夜间之路,正谛听着记忆的足音

王雨雨的作品,笔力劲道,内心深沉,成长迅速。在她的笔下,秋天的暖阳,春日的小巷,黄昏里的孤墙,甚至校园微显孤寂的路灯,都散发出勃勃的生命力。这些物事或温暖、或冷清、或安静,都彰显着活泼泼的叙说特质。

王雨雨是落在窠臼里的,像其他文字力倾泻如潮的女孩子一样,她的数学成绩并不咋地,为了躲避学习数学的惊恐,王雨雨逃到文学里来,自得其乐,忘记逻辑思辨,忘记推理判断,忘记函数、几何等等,当然,这些都是读初高中时候的往事了。

那时日,忙里偷闲的,王雨雨抱着一个本子,就和自己交谈开来。如此孤寂而美好的方式,是她与自己相处的最佳状态。扎实地写下一页页的心迹之后,王雨雨看待 世界的目光犀利起来,沉默不语时,心里自有一番天地,生命的内宇宙中,有两个抑或多个王雨雨在互相交流,就这样,内心变得丰富了,在面对青春成长中的烦恼 时,自我的倾诉成为她成长的独特样式,有很多的问题在不知不觉中,自然分解,而不成其为问题了。

“为自己的心灵打开一扇门,找到一个出口,生活就靓丽而舒展。”王雨雨很书面地表达着自己,就这样,她一遍又一遍,用独特的书写方式擦拭着自己的心灵,养成了写随笔的习惯。

王雨雨的性格里有股喜人的吸引力。与老师和朋友们在一起,她心生安慰,源源不断的感悟得以衍生,在《朋友天涯》一文中,她写道:“朋友就是在那段同行的路 上,你跌倒了他来扶你,遇到野兽一同抵抗,这是情理之中的。一同在某个地点缘分般的相遇,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好就遇上了,从此就结伴而行,温暖 了寂寞旅途中两颗孤单的心。然后,一同分享旅途中的点点滴滴,欣赏沿途或美丽或寂寥的风景,为彼此高兴,为彼此忧心。感激友谊何尝不是对情感的思考,何尝 不是对生活尽善尽美的观察体验。”

情感,是一切文字的基础。深厚的情感将带来深厚的文字。在王雨雨的记忆里,家是一个温暖的组合,风趣的父亲,随和的母亲,还有稍微内向的弟弟。一家人的感情非常好,平稳的家庭状态影响了她的写作风格,淡淡的温情浮动在句式中,良好的生活态度展现在篇章里。

王雨雨有相当一部分作品,都有对于家的描写。《岁月安好》中,她写道:“有家的感觉,总是温暖的。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住着几口人,没有拥挤,没有寒碜,有 的,是家的温暖。我热爱这种感觉,正如我深爱我的老爸老妈。老爸不帅,老妈不美,他们没有很多钱,他们不能给我提供很好的物质条件。但是,他们相亲相 爱。”王雨雨将朴实生活展现给读者,让人心生感动,也开启了平凡生活中的美好画卷。

◆她的心,像沉沉的夜阑,正谛听着世界的低语

在王雨雨的世界里,充满慵懒的魅惑。她说:“没有什么是一定要写,非写不可的。有时记录下一个突发奇想,有时在文字里走完夜半孤凉,或者将朋友家人在纸笔上摆弄,就这样子的,一晃时光流泻而去,生活感悟顿然凸显了出来。”

这样的时刻,王雨雨倾听世界,以安静的心,投入到空寂中去。以微小颗粒的模样,将作品打扮得小巧精美,像江南女子、小家碧玉。

她在《一川烟草,满城风絮》中如此讲述着眼中的世界:“巷子是清幽寂静的,灰蒙蒙的青黑璃瓦在雨水的冲洗下露出了一张原本清秀的脸,年代久远的大门上永远 都挂着一把铜制的锁,门前两蹲石狮子好像在雨色中沉睡,随着时间的流逝,冲淡了身上久远的禁锢乃至于千年不变的寂寞。”

王雨雨写生活中的点滴,记录温暖的人和事。她的心中父亲如此令人动容:“喜欢牵你的手,干燥温暖,源源不绝地向我传递你的关爱。即使身处冰凉的黑夜,有你 牵着不再畏惧。你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是躺在你掌纹里的,在遇见之前,你不知道她的名姓,不知道感情线中那曲折的弧度就是她与你的纠葛;在遇见之后,你不相 信她就是你的命中注定,你的珍宝,日复一日的相处深爱,为她遮风挡雨,哪怕放弃生命也是甘之如饴,才知她是躺在你掌纹中的一颗朱砂痣,点点嫣红成为你一段 永恒的时光。”

王雨雨作品题材的多变,源于成长途中不一样的感悟和思考。她对生活的观察细致入微:一个细小平凡的举动,街头转角的背篼老人,车窗外父亲刚毅的脸,电话里 母亲的夜半咳嗽声,回归的家庭温暖等,从生活到本真,最后回归到对自己的思考。每一步的成长和改变都体现着她的勇气,敢于面对自己、完善自己。

◆她的歌,如途经森林的风,正诉说着生命的绚烂

王雨雨有着神奇的头脑,她说出来一番话,不免令人震动:“一篇好的作品不外乎对真善美的表达。生活的匆忙和繁琐,让人们渐渐的不愿沉淀自己,寻找自己。日 复一日的茫然和盲目失去了人性的本真,很少有人看到夏天的飞鸟,飞到窗前唱歌,又飞走了;只见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飘落在那里,停 止了生命的运动。”

显而易见,王雨雨是一个思考者。她思考着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思考着时间在吃饭喝水时溜走的情状,思考着成长的代价和改变,思考着她的生活该怎样过。这些都不是什么高深的哲学问题,她只是用一颗赤诚之心,保护着内心的孤勇、随心、随缘,也随愿。

性子清冷的王雨雨,有着对事物独特的认知。她将目光落在手指间,低低地从喉咙里拿出一些声音来:“与自己相处时,我信奉相安无事的态度,心安处便是身安处。”这种诉说,代表着一种生活态度,把心安顿,当属一种令人感动的倔强。

她认为一个人最为动人之处在于对自己生活的信仰,在于内心深处的纯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王雨雨很赞同泰戈尔的一句话,她说,这完全可以表达她的意愿:“我的存在,对我是一个永久的神奇,这就是生活。”只有回归自我,方能融入这千变万化的生活。

王雨雨的文字能打动人,能温暖人,就像一个邻家女孩在你身边低声的说话,窗外是新开的石榴花,绚绚烂烂的气息,让你放松,舒心,安稳。可能伴着这样氛围你想睡上一个好觉,你想听一首舒缓的歌翻翻书架上的书,你想亲手做顿早餐然后唤醒沉睡的人,满满的生活气息。

安静里生长烽烟。王雨雨说,面临毕业,各种压力有些让她吃不消,心里有些惶恐了。毕竟,走出校园,社会的舞台陡然的错杂纷纭,会有些令人措不及手的。

于王雨雨而言,未来还很长,她还很年轻。愿她不变初衷,不忘思考,不停脚步,不放弃自己的文学梦想……

愿她总能够写所想、所感、所悟,写她灿灿烂烂的年华和每个清晨的苏醒,祝福王雨雨的人生未雨绸缪、风调雨顺……

     距 离

路灯都亮了,透过斑驳的距离,我在车里,你在窗外。

车启程,你对我挥手说再见,我来不及降下车窗回应,车已走远。空气阻断你的话语,模糊我的视线,可我那么清晰的感受到你的不舍。

我会回来的,尽管路程再远距离再长,我都会回来。

闲暇时,总喜欢陪你散步,你在前面,我在后面,踩着你走过的步子,感觉很安全。阳光很灿烂,你的侧脸很祥和,我们没有说话,走走停停,踩着一条悠长悠长的 小道。在这静谧的氛围中,我感受得到你的欢乐,什么都没有变,一样的阳光一样的小道,只是多了一个身后的我,你以你的姿势,为我撑着一大片天空,饱满坚 定。

喜欢牵你的手,干燥温暖,源源不绝地向我传递你的关爱。即使身处冰凉的黑夜,有你牵着不再畏惧。你知道世界上有一个人是躺在你掌纹里的,在遇见之前,你不 知道她的名姓,不知道感情线中那曲折的弧度就是她与你的纠葛;在遇见之后,你不相信她就是你的命中注定,你的珍宝,日复一日的相处深爱,为她遮风挡雨,哪 怕放弃生命也是甘之如饴,才知她是躺在你掌纹中的一颗朱砂痣,点点嫣红成为你一段永恒的时光。为了我,你愿意放弃的一切,将最好的给我。

在家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让人无从反应。好像还在陪你看书,一页一页地翻着,就到了尾页,离别随后就到了。你握着我的手说走吧,走吧,不要想着我们,该 做啥就去做啥,不要老是挂念,耽误自己的事。只是你颤抖的手颤抖的音泄露了你的假装平静,所以,我平静地道别平静地转身,踏上离家的列车,透过斑驳的距 离,我在车里,你在窗外,我没看见你偷偷的抹掉眼角的泪,你没听见我的低声啜泣。

我不知道在我离家成长的这一段时光中,时光瞒着我对你悄悄做了什么,虽然你刻意把白掉的头发染黑,把弯掉的背努力挺直,把颤抖的心轻轻扶得平静,你说你很 幸福,很开心,每天都很充实。我不知道当你接到在外的我打电话给你的那份欣喜,也不知道你为我不经意间的生病所付的夜不能寐。我的世界太大,总是顾忌不到 你们的牵挂,你的世界很满,满满都是一切的我。

我在一天一天成长,你在一天一天变老;我的世界即将开启,你只剩原地等候;我离家千里之外,你在记忆中的小镇。隔着那么长的一段距离和无法弥补的时光。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恨不与君同,日日与君好。”亲爱的爸爸,我前世的恋人,你的老去可否再慢点,让我拉近这距离,离你更 近。

车走远了,夜色更黑,雾色越浓……

    淹 没

生活,那么轻易,就会淹没我们。

走在人潮拥挤的十字路口时,四处红绿灯循环闪烁,车来车往,人走人留。从高处向下俯视这个城市,罩在一种朦胧的银灰色的气流里,人群是流动的液体,城市是玻璃,被粉碎了,水溢满一地。

清晨的空气里有一股刺鼻如消毒剂的味道,大雾弥漫的空间里,看不见人的脸,有鲜艳的颜色在人的体肤上,斑斓的扭曲,好在太阳出来后,烟消云散,云淡风轻。

人心处于一个尴尬的角度,不能暴露,不能封闭,不能半遮半掩。人这种社交动物,被社交圈的潜规则囚禁,交身交语,不能交神交心。心的复杂程度取决于外部环境,如若外部环境张弛有度,人心则是正常的血液循环;如若外部环境压抑静止,心会败血而亡。

环境是既定的,正如社会规则的稳定。我们不能改变规则,却可以打破规则。没有环境的松弛,自找心灵的归宿。城市里,城市外,人流中的僻静角落,总会有一抹绿意悄悄绽放。在心里种植一株绿意,吸收阳光,雨露,转化洁净的空气,提供身体内的有氧供给。

每个人都会选择一种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孤立,迎合,随波逐流,奋发向上。我们不能否定别人的生活态度,别人也不见得待见你的行事方式。不提走自己的 路,让别人去说吧。人言是洪流,淹没人于无形。为自己备一个救生圈,开辟另一个生活空间,一个外人不能涉足的净土,种上自己的十里桃花,换来酒钱,独酌独 乐,独钓一江寒秋。

当一个从城市的喧嚣烟尘里出来的人,行走在田野和山风之间的时候,他是否会感觉到灵魂在原野边缘飘荡时的快意,尽管些微的孤寂陪伴,仍抵不住自由轻快的诱 惑。夜晚让人放松,卸下面具和虚伪,反思一天,一月,一生。房间里没有其他的人,低沉舒缓的歌,单曲播放划破空间的沉寂,倚着窗沿品杯清茶,独啜让人沉 淀,时间的灰烬落在脚下,有风吹过,被夜淹没了。

淹没的是过去,是现在,是时间,是执念。洪流随处可见,还有无际的洪荒,一个人命运的荒野是悲是喜,是空是实,问林间的山风吧!问原野上的落日吧!问枯树上的月华吧!问手中紧牵的爱人吧!问自己的心吧,被淹没的生活啊,又在哪里苏醒,看尽月圆月缺,花开花谢。

我们,那么轻易的,就淹没了生活……

寻回心灵深处的感动

每每在《高原》上看到印有“黔西北80后90后作品专辑”的字样时,我的心灵便会为之一颤。究其原因,大抵是缘于自己对于文学的执著坚守和热爱。更确切地 说,一想到在这个喧嚣和浮躁的时代,还有这么多的兄弟姊妹为文学摇旗呐喊,我的内心便激动不已。在阅读这些同龄人的文字时,我似乎又看到了昔日的自我和兀 自燃烧的青春。这些处于野生或半野生状态下的作品,忠实于个人内心的真实体验和感受,忠实于良知的召唤和训诫,有一种自然天成、不拘一格的美。而这些作品 背后的作家,在与世道短兵相接的同时,试图挽救自我在精神上的失落和灵魂上的沉沦,试图寻找到一条通往自由与幸福的朝圣之旅。相比之下,那些流动在网络上 的浮光掠影般的快餐式作品,就显得相形见绌、粗鄙不堪。实际上,许多在网络上连载的文学作品,大都痞气十足、格调低下。蕴含其间的,更多的是肉体的挣扎与 欲望的肆虐。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愿意毫不吝啬的把溢美之词送给这些心灵上的“志同道合”者。

作为黔西北90后中新近崛起的散文作者,王雨雨所写下的大部分文字,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她为了逃避心灵的麻木、精神的苍白、灵魂的空虚而作出的拯救。 这样的精神努力,也是“试图挽救自我在精神上的失落和灵魂上的沉沦,试图寻找到一条通往自由与幸福的朝圣之旅”。换言之,王雨雨就是希望在众生喧哗的时代 里,寻回心灵深处久违的感动。与那些喜欢以45度角仰望天空的新新人类相比,王雨雨更像是从唐诗宋词中走出来的女孩。正是古典诗词的渲染与熏陶,使得她的 写作,多了一层诗性之美和柔和之光。阅读王雨雨的作品,就像不期然的走进了戴望舒先生的雨巷,遇见了一个结着愁怨、像丁香一样的姑娘。比起当下那些出卖灵 魂、用身体写作的女作家们,王雨雨像是清水中的芙蓉,典雅清丽。她的语言,空灵秀洁,沉稳练达,兼有宋词的婉约与细腻。她的散文写作,忠实地表现自我内心 的情绪,还不时流露出深味人世的苍凉之语。于此,岁月的飘忽、生命的哀愁、人事的沧桑如穿空的乱石,拍案的惊涛,在她的心底卷起了千堆雪。故而,她笔下的 情与爱常常有一种锥心的痛,有一种蚀骨的悲凉。

王雨雨最为重要的作品,如《拈花笑处道寻常》、《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三道茶》等。在这类散文中,她时而把笔尖指向故纸堆中的痴男怨女,时而把目光投 向尘世间的凡夫俗子,时而把笔锋切入自己的躯体内部,写得风生水起,一咏三叹。这让我想起了安意如的写作,像安意如这样的作家,从纯文学的角度来说,他 (她)们的文章未必有多大的艺术含量。这类作家的写作,大多是读后感式的翻版,缺乏严格意义的精神向度上的观照,但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实现了对古诗文的传承 和普及。(我相信,许多青年男女是因为读到安意如的《当时只道是寻常》一书才知道纳兰容若,进而了解到他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尽管这类作家对古诗文的解 读、考证并不谨严,时有道听途说、牵强附会之嫌。但他(她)们的写作毕竟掺杂了自己的人生经验与体悟,这种“我注六经”式的写作偶尔也会映照出智慧的光芒 和思考的激情。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王雨雨的写作与安意如的写作存在着很多共同的交集。但王雨雨的独特之处在于,她用诗意的散文笔法向我们讲述着那些古老而 忧伤的故事,并带我们穿越时空去感知那些电光火石般的爱情。在这些文字间,她经常从感性的叙述滑向理性的思考,透视出有情世间的生死疲劳。这样的写作,更 多的是借古人的酒杯,浇自己心中的块垒。借助文字,王雨雨转嫁了自己内心的无限忧思与惆怅,并企图通过那些哀怨缠绵的故事,娓娓地,道出内心的犹豫、惶惑 和不安,以及与古人心灵上的感应。

事实上,对普通人而言,那些古老而忧伤的故事,那些传奇的爱情,以及其中演绎出的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和恩怨情仇如镜花水月,带来的也仅仅是一种虚空幻化的假 象。在这些故事的背后,不乏风流才子对情爱的玩味和油滑的告白,更多的则是封建社会的旧式文人对爱情的游戏和把玩。但这样写作的积极意义在于,它在一定程 度上为现代人的心灵提供了可以暂时栖居的避难所。对于疲于奔命的现代人而言,已经没有多少人愿意到线装的古书中去爬梳。阅读这样的文字,实际上就相当于一 次精神意义上的旅游。这样的写作,让我们在逝去的传统中发现了古人诗情画意、恬然自适的生活,让我们感知到传统文化的丰厚蕴藉。乃至于有文化人发出了要 “像唐诗一样生活”或“像宋词一样生活”的呼吁,这无非就是想在纷扰的尘世中寻找心灵的家园、精神的圣地。其实,现代人与古人之间,虽然发饰变了,装束变 了,但在对美与真的追求上从未变过。对王雨雨来说,这些作品就是她在精神旅游的过程中留下的“指纹”。此外,王雨雨的某些写亲情的散文,如《无言的震 撼》、《距离》等,也显得情真意切、绵远幽长。在这些篇章中,她把自己对亲人的那种思念表现得“入木三分”。比如,在《无言的震撼》中,作者由一个最底层 的普通劳动者联想到自己的父亲,末尾一句“爸爸,我想你了,以后,让我养你……”使文章的感情基调升华至高潮。

写到这里,我想补充一下自己的阅读感受,我喜欢看那些著名作家或大作家的处女作,因为在写作这类作品时,作家们还没有成名,还没有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在这类文字中,感受不到一丝浮华暴虐之气,作家们怀揣着一腔的赤诚,试图修复人类残缺不全的灵魂,使之回归本真的心性,字里行间充溢着智慧的水珠与人性的 光芒。这样的作品与发表无关,与灵魂相连,就像清晨沾满了露珠的花朵,折射着太阳的光亮,让人禁不住心旌神摇。同样,在阅读黔西北80后90后作家的作品 时,我也有类似的感受,这些文字或许在立论上不够严谨,表达上不够精准,引证上也不够丰富,逻辑上也不够缜密。在这些有待打磨的文字背后,更有一种青春的 自恋情结。这样的毛病不仅存在于王雨雨身上,几乎所有黔西北80后90后作家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不过,这些极度膨胀的青春话语,却暗藏着一股巨大的 精神激流。

但最让我担忧的是,王雨雨对世道人心的体察,弥漫着一种负重和怀旧之感。或许,她的内心郁结了太多的悲情与苦楚,她的一部分作品也总是以一种回顾的姿态, 漫话古今人世的沧桑,颇有几分老成持重之态,颇有几分乐天知命之感,并不时以一种漠然的口吻看待在情天欲海中苦苦寻觅和挣扎的红男绿女,发出人生如梦幻泡 影的感慨。这种写作心态上的“早熟”,对王雨雨而言,未必是一件幸事。因为早熟并不等于早慧,这样的“早熟”,容易泯灭了活泼自由的天性。因为未曾历经过 沧桑的人,和那些已历沧桑或正在历经沧桑的人,对于生命抑或人生的看法是有质的差异的。这样的文字,往往给人以故作深沉之感,对有情世间的万物缺乏一种灵 智上的悲悯。如果王雨雨能够破除这种青春自恋的心态,以更真诚的心灵裸露在读者面前,那么她将走向更为宽广的艺术世界中去。这样的劝诫,不知王雨雨以为然 否

责任编辑:王连友






分享到: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