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文化动态 > 正文

明代毕节卫 无冕女将军蔡善慧

文章来源:毕节网——毕节日报   作者:孙 玲   2015/3/12 16:40:39      字号: |  |

上世纪80年代中晚期,毕节在修建环东路(现学院路)的过程中,不断有古墓葬等遗迹出现,其中有墓志铭、金银首饰等零星出土。1988年6月4日发现的蔡氏夫人墓葬,保存完好,经文物部门抢救发掘,获取了一整套明初丧葬习俗的完整资料。其中有关于蔡氏夫人生平介绍的墓志铭,蔡氏夫人的金银首饰,华贵的上等丝绸服装、被褥等。通过出土遗物,尤其是蔡氏夫人的墓志铭,我们对蔡氏夫人的家族历史、明代的卫所制度、丧葬习俗等有了深入的了解,尤其是被当时的人们称为女将军的蔡氏夫人,在封建时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观念束缚下,在男人主宰的世界里,能够做到“孝、善、贤、能”样样优秀,实在难能可贵。在这里,我们把蔡氏夫人的墓志原文辑录下来,对照相关文献记载进行分析整理,以还原这段珍贵的历史原貌。墓志原文如下:

太淑人姓蔡氏諱善慧其祖先世居直隸和州含山縣以武功七遷至明威将军父禮袭其爵授淛江观海衞改除贵州前衞,以能斡選調乌撒卫管事母许氏兄衡亦守備乌撒等衞所淑人生于大明洪武癸亥十二月二十九日自幼頴敏端一纯誠年二十□擇配毕节衞指挥僉事林公寔暨歸克盡婦道閨門整肅舅先卒事姑尤謹及姑卒丧祭必盡其诚正統元年夫明威公逝淑人哀痛不已卜城南五里許遷姑舅合葬焉迨正統十四年苗蠻梗化攻闈城池甚危急淑人令家僮肩輿登城喻以固守及罄已貰賞賚有功以卻敵城遂不陷人獲以安既解圍城中饑饉疾疫□□施蔬粥纅餌棺木而恩惠及於人者廣矣时觀风者封章□□□上乞旌異未報而淑人以疾於天顺五年(1461年)二月初六日卒享年七十有九子女三男一曰晟天资卓越飽飫詩書既弱冠荣膺父□視篆边陲政聲日著撫士卒以控蠻夷兴衛学以作士纇繼而茂□上闻階進昭勇将军娶丁氏何氏李氏女二长適貴州都指揮使□□唐諫俱先卒次適本衞指揮使丁瑄庶男二曰春娶王氏曰□□娶徐氏孫男十長曰英蚤逝次曰雄娶主氏曰俊聘秦氏裕聘□氏傑聘高氏儒聘王氏偉佺佐佑俱幼未婚孫女三長聘本衞指挥僉事李經次幼俱在室外孫男唐正見任都指挥僉事守衞□□等處次曰唐佐丁成丁文丁武外孫女唐氏適本衞指揮使□□□□熊曾孫男二曰泰觀外曾孫男四曰唐華□□□

太淑人□□□□訃闻遐邇人無親疏如丧考妣罔不走哭吊祭欷歔犬宜以□□□儀母範無復有矣越明年壬午十二月二十有二日附葬于明威公寔之右呜呼太淑人性全天毓德著中外享有爵禄寿□□□□夫復何憾宜誌于壙以昭不朽謹誌

大明天顺六年嵗次壬午十二月二是有二日 誌

从墓志的记录中,我们得知蔡氏夫人的先祖世代居住在直隶和州含山县,以武功七迁至明威将军,父亲蔡礼世袭先祖之职,被委派遣到浙江观海卫任职,后改任贵州前卫指挥。因善于斡旋调任乌撒卫指挥(清道光《大定府志·明 卫勋传第八》有记载)。母亲姓许。兄长蔡衡,也是乌撒卫等卫所的守备(清道光《大定府志·惠人志一·职官簿第一上》有记载)。淑人生于大明洪武癸亥(1383年,作者注)十二月二十九日,自幼颖敏,端一纯诚。年二十□择配毕节卫指挥佥事林实。由此,我们得知蔡氏夫人出生在行伍之家。其先祖居住的“直隶和州含山县”即今安徽省含山县。这里的“直隶”是南直隶,指当时的都城南京城周边地区。明威将军是正四品初授,说明蔡氏夫人的先祖因为武功卓著七次升迁,至少任过卫一级的指挥佥事(正四品)。她的父亲蔡礼承袭先祖之职,被委派到浙江观海卫任职,后改任贵州前卫指挥。因善于斡旋调任乌撒卫指挥,来到了黔西北。年长的蔡氏夫人下嫁毕节卫指挥佥事林实,之后家族兴旺、子孙繁衍。蔡氏家族和林氏家族结为姻亲,成就了蔡氏夫人的传奇人生和丰功伟绩,在地方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据墓志记载,蔡氏夫人二十来岁嫁到夫家后,治家有序,对公婆极尽孝顺:“暨歸,克盡婦道,閨門整肅。舅先卒,事姑尤謹。及姑卒,丧祭必盡其诚”。这是她的贤和孝。她的能和善则体现在“苗民梗化,攻围城池”事件的处置过程中。正统十四年(1449年,作者注),苗民造反,围攻毕节城,当时毕节卫官兵调征平越(今福泉,作者注),蔡氏夫人的儿子林晟也带兵守备贵阳,毕节城防务空虚,只有数百军士及居民、商客。蔡氏夫人亲率家僮、城内守军、居民等奋力拒守,终于用计解除围城之困。围困刚刚解除,城中又流行饥饿、疾病,蔡氏夫人又拿出自家的钱粮,给百姓“施疏粥药饵棺木”,“而恩惠及于人者广矣”。

蔡氏夫人的贤能在清道光《大定府志·俊民志·三》里面记录得更为清楚,与墓志的记录互为补充,使其智慧才能更加得到彰显:“蔡夫人,佚其名(在墓志上已经找到其名姓‘蔡善慧’,弥补了志书上的缺憾。作者注),毕节卫指挥林晟母也。夫役而寡居。有志行,教子有法,且娴于军旅。晟幼而袭职,未谙行伍之制,蔡夫人常乘舆循视军旗而赏罚之,卫中诸管事、指挥皆钦蔡夫人,莫敢以幼视晟,军政少暇,又教晟以诗文。正统十四年七月,叛苗相率攻赤水城。四川都指挥张祥以兵援之,与苗贼战,不克而死,毕节震惧。时官军皆调征平越,晟亦守备贵阳,城中空虚,惟军余数百及居民客户而已。蔡夫人乃率僮仆,简壮士,料军实,聚糇粮,补城郭,为守御计。毕节人素知蔡夫人之才武,皆鼓舞欢跃,愿为尽力。俄而水西叛苗普奴率众薄城下,蔡夫人登城拒守,调度有方,指挥无不如意。壮士常夜出击贼,辄有斩获,贼中惊动。围三月,贼不胜城中之扰,乃溃而去。蔡夫人率众蹑之,多所伤殪,贼遂大溃。城卒赖以全,时人称女将军云。”蔡氏夫人的贤、能由此可见一斑。

墓志中提到的许多卫所官员、历史事件,清道光《大定府志》都有记载。而有些在《大定府志》中没有记录的史实,在墓志中却有比较详细的记录,比如城池解围后城中发生饥荒和疾病,蔡氏夫人施疏粥药饵棺木予以接济、救助等情况。这一方面印证了《大定府志》记事的真实、修志者的严谨,另一方面也对《大定府志》在这一段记录上的缺遗是一个有益的补充。

蔡氏夫人的孝、善、贤、能,惠及林氏后裔,家族子孙文韬武略、品行高尚者难计其数。儿子林晟在蔡氏夫人的悉心教导下,“飽飫詩書。既弱冠荣膺父□視篆边陲,政聲日著,撫士卒以控蠻夷,兴衛学以作士纇,繼而茂□。上闻階進昭勇将军”。 据清道光《大定府志》记载,林晟曾任毕节卫掌印指挥;长女婿唐諫,墓志记载为“贵州都指挥使□□”。据清道光《大定府志》记载,唐諫正统四年(1439年,作者注)起任毕节卫掌印指挥,是毕节卫建立以来第一个向朝廷请求献出自己的宅地和建材修建学校的第一人;唐諫的儿子唐正承袭父亲之职,任贵州都司的都指挥佥事;次女婿为毕节卫指挥使丁瑄;长孙女婿李经为毕节卫指挥佥事;外孙女婿也是毕节卫指挥使等,拥有如此荣耀的家族、姻亲群体,无不是蔡氏夫人的恩德所致。

都司卫所制度是明代的军事制度。早在1364年朱元璋就开始设置卫所。随着明军对全国的征服,卫所制度也渐趋完善。这一制度系统以五军都督府——都司——卫——千户所为层级,另外还有一种直接隶属于都督府都司的千户所,即守御千户所。卫所由朝廷根据各地的防卫、战略需要而设置,或数府一卫,或数卫一府,或一府、一州一千户所,视各地战略地位之重要与否而定,固定驻屯戍守。各级官员有着特定的称谓,其中卫的官员有指挥使(正三品)、指挥同知(从三品)、指挥佥事(正四品)。明初在今毕节境内设立的卫所有乌撒卫,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设置,初隶属于云南都指挥使司,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改隶贵州都司。毕节卫,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设置,赤水卫、层台卫,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设置,隶属于贵州都指挥使司,具体管辖今毕节及其周边地区。蔡氏夫人的丈夫林实就曾任毕节卫指挥佥事;儿子林晟曾任毕节卫掌印指挥;长女婿唐諫,正统四年起任毕节卫掌印指挥;次女婿为毕节卫指挥使。地方志和墓志对这段历史的记录相互补充、相互映衬,如实记录了与蔡氏夫人家族关系密切的毕节卫的官员情况,是明初卫所制度历史的真实反映。


蔡氏夫人是明初毕节卫百姓公认的无冕女将军,清道光《大定府志》收录的为数不多的文韬武略的女性精英之一。她和毕节彝族女政治家奢香夫人处于同一时代,两位彝、汉女政治家、军事家的光芒交相辉映,照亮了黔西北这方古老而神秘的圣地。她是毕节的骄傲、毕节的瑰宝。她给后人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将流芳千古。

责任编辑:王玲

分享到: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