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悦读 > 正文

2016年毕节市“扎根家乡·放飞梦想”主题征文活动 获奖作品选登《营上的阳光》

文章来源:毕节传媒网   作者:向温华   2016/7/27 15:43:06      字号: |  |

     踏进阳光村,飞溅的泥泞裹紧满身的疲劳,使自己的脚步显得有些沉重。云遮雾绕的大尖山时隐时现,半羞半露地向我们招手。绵绵细雨将营上罩上凝重的愁云,险峰上的风光,透过蒙蒙烟雨,从残檐断壁中飘出了历史的沧桑。曾经孕育过许多人才的风水宝地,在大山的封闭中渐渐衰落,失去了往昔的辉煌。和营顶遥相呼应的跳花坡,与营顶形成青龙与白虎的天然屏障。两座独立的悬崖,营顶是跳花坡的风景,跳花坡是营上绝佳的观景台,两者相得益彰,相互篦美。
信步阳光村,从高高的营顶沿着九曲盘转的便道走下坝子,极目肥沃得流油的十里干河大坝,茁壮的油菜已经齐胸高了,少部分已经开始结成花蕾,列着纵队站满整个十里干河坝,期待着菜花节的到来,准备好了为前来检阅赏花的人们奉献十里金黄。九笋岩犹如九根崛起的雄性撑天神柱,撑起干河大坝的天空,庇护着一方百姓的平安与幸福。
这次到营上半月有余了,只是为了修建跳花坡上的观景台,迎接菜花节的到来。半个月时间,只见过两天太阳。说是两天,其实每次阳光只肯赏脸两三个小时,就吝啬地收回,然后浓雾就扑下大尖山,再次把壮丽险峻的营上罩上阴雨绵绵的愁容。这个冬天到春天,太阳很少对阳光村露过笑脸。要想真正了解阳光村人的辛酸,只有在营上住下来,晴天吸吸灰尘,雨天踏踏泥泞,尝尝干河坝油菜做的酸菜和豆汤,嚼嚼干河坝包谷面面饭的香甜,烤烤包谷干桩桩烧的火,才能体味阳光村人的渴求与期盼。
久居大山深处的阳光村,因营上、跳花坡、九笋岩和干河大坝而自豪,也曾因从营上走出去的卓越人才而骄傲。但阳光村人毕竟敌不过大山封固的尘埃,交通落后,吃水困难。人背马驮、刀耕火种的半原始生活状态,制约着大部分人的生存意识。青壮年人大部分外出打工,绝大部分人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很多孩子时常叫的都是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这个充满亲情的字眼对他们却相当陌生。营上小学是二层楼的砖混结构平房,因外出打工的部分人将孩子也带到外地上学,学校一楼就成了阳光村委办公室,二楼一至四年级四个班不到八十个学生。曾经作为教育先驱的营上,失去的难道仅仅是朗朗的读书声吗?从龙场镇到营上的乡村公路穿过学校门口,走出教室就是污水塘和稀泥遍地的唯一空地,时时刻刻都被四五辆农用车占据,学生的课余时间没有一点儿活动空间。
与营顶相篦美的跳花坡上,泥泞的小路把各家各户穿连起来,路边堆集待耕的农家肥恶臭熏人,鸡鸭粪便到处都是,人们每日只能在铅云与细雨交织的山路上蹒跚度日,任凭稀泥淹盖到自家门槛也懒得将它铲出。日复一日的重复,上天赐予阳光村奇特壮观的自然风光,在阳光村人眼里已经产生了审美疲劳,这个在中国版图上不可复制的营上古寨,只能在外人激动的眼里容光焕发,透过沧桑的古碉和那残檐断壁感悟逝去的辉煌。
夜晚,我站在观景台上,了望营顶三三两两的灯光无力地透过黑暗,是那样的淡远和孤寂。没有一丝星光的初春夜晚,裹着春寒的冷风让人不寒而栗,只有这几盏灯和偶尔的几声狗吠才点缀出营上有人家居住,心里才生出些许温暖。我想,阳光村何日才能灯火通明?阳光村离美丽如画的东风湖上游的白猫河才几公里的路程,地处黔西和清镇市的交界处,距省城贵阳才百余公里,只是被大山锁在深闺之中无人问津。要是有一条公路穿出东面的大山接通清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贵阳,那么干河大坝将是贵阳人纯天然的绿色大菜园。要是真到那个时候,难道给阳光村带来的仅仅只是经济效益吗?
      阳光村人与绝大部分边远山区的山民一样淳朴好客,倾自己仅有的能力来招待客人,攀亲结友。只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邻里间时常争吵,把利益归于自己,把责任推给别人。贫穷只能使人无奈地把眼前利益看得高过一切。
   如何才能将大山深处人们落后意识的这颗病牙从根深蒂固的牙床上剔出,让阳光村人脸上真正灿烂起来,让营上真正成为中国古典西南建筑的古寨和独特风光的旅游胜地,不知要让修复营上古寨的决策者们付出多少艰辛的努力啊!
在营上,我渴求的阳光,即将到来!

分享到: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