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传媒网首页 > 图库 > 毕节老照片 > 正文

图片频道

炉火映红铁匠街(/6)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图/文:  2016/3/9 9:31:52

据《贵州军事志》记载: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明太祖朱元璋为消灭元朝在西南的残余军政势力,命颖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统率30万明军征南。古时代,军队行军打仗有严格的规定:人马未动,粮草先行。“粮草”泛指一系列的后勤工作,其中包括军械保障工作,“军械保障条例”从战国时代开始启动,到北宋时,其高层设立“军器监”,掌管监督制造兵器什物,到元代改名“武备监”,统筹监管武器装备;中层设军械保障司,直接生产制造武器,向部队提供军械物资,包括筹措、储备和供应,对军队装备实施保养检查;下层(基层)设军械修理所,组织军械修理专业队伍,负责分管其范围内的军械修理工作。

在冷兵器时代,常规攻击武器有刀、矛、斧、戟、箭、弓、弩、匕首、佩剑等。防御护卫武器有盾牌、头盔、铁甲、铁衣。古乐府,木兰辞有“寒光照铁衣”之名句,可供鉴赏。运载工具有战车、铁钴辘、铁马等。宋朝诗人陆游的诗“夜澜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陆游是诗人,也是一名军事家。当年驰骋沙场的战将企盼拥有一辆装备铁马的战车,曾经想起梦来。铁马,即头戴铁笼头,身披铁甲的战马。铁的事实证明,没有哪样武器离得开铁?那个时代,铁匠手艺是一门比较吃得开的技术。尤其是在军队,许多基层兵士都非常羡慕打铁的人,能在军械所服役,当一名锻工,掌握这门手艺,终身受益。当然,进入军械所的官兵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察遴选。傅友德的30万大军重点在云南曲靖、沾益、大理一带,毕节仅驻扎五万人马,由战将廖权负责。按当时的军制,一个军一万人,加上后勤保障人员,约一万三千多人。驻在倒天河边打造、修理武器的兵士不下于千人。以每个红炉占地四米计算,这片土地可安置大约100座红炉。一夜之间,倒天河边,炉火映红了天际,铁锤与砧凳撞击发出的叮当脆响声不绝于耳,铁匠街的雏形已基本形成。洪武十五年(1382)六月,傅友德会同右副将军沐英大破乌撒土司武装,实行铁壁合围,大力搜捕。在逃的土司残部慑惧,只得率部投降,云贵战事遂平。

傅友德征南结束后,倒天河西岸的炉火一度减弱而熄灭,大部分军人卸甲归田,另一部分有技术的兵士退役后在此重操旧业,另起炉灶。特别是在毕节城正式竣工设卫后,铁匠街的炉火又熊熊地燃起,与先前的红炉有着本质上的不同。过去,以服务军需为主,打制的铁器,多数是刀、矛、箭、戟、铁盔、铁甲。军改民后,打制的铁器大部分是工农业生产的工具,也有城镇居民日常生活的用具。

铁匠街红炉在市场中崛起,为毕节城居民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很多年轻姑娘嫁了打铁师傅,也有不少的小伙子当了铁匠的徒弟。铁匠街的炉火映红古城人腾飞的雄心和梦想。

打铁之人分为三等。一等为导锤,导锤又叫小锤,是红炉的主管师傅。师傅的小锤打到哪里,二锤和大锤就打到哪里。一般的小型器械用二锤和小锤即可,打大件才用大锤猛砸。打大锤的,平常没事就拉风箱。学打铁的技术,最起码要三年,有的人甚至要学四至五年才能出师。据原来居住铁匠街11号的苏廷杰先生介绍,他的祖上是征南将军傅友德的部下,因有一手精湛的锻工手艺而被选入军械所,并担任导锤师傅。明军平定元朝残部后,多数军人都卸甲返乡了。他的老祖人退役后随着几位有技术的袍泽在河边重起炉灶,做起打铁的生意,想不到,苏氏后裔从此就与打铁的职业结下不解之缘。到了清朝咸丰年间,清兵参将李有恒奉贵州总督田兴恕之令,领绿营兵征讨黔西北农民起义军。出于战争需要,李有恒又将铁匠街的炉火暂征为军用,并动员一些具有高超技术的锻工从军,以充实军械所的技术力量。

苏廷杰的曾祖父苏炳文有一手优良的锻工技术,打制的刀斧锋利无比,人又勤快,脑子灵活,深受李有恒器重。黔西北平定之后,李有恒奉四川总督骆秉章调遣,入川平叛。临行时擢升苏炳文为军械所红炉指导,并跟随李有恒入川执事。遗憾的是,李有恒在四川惹下大祸,多名秀才上京告御状。慈禧太后大怒,将李有恒暂首示众,以平民怨。民间流传着《巴山秀才案》的川剧,引人入胜。李有恒死后,苏炳文在四川失去靠山,又重新回到毕节铁匠街打铁,从此不问政事。

抗日战争时期,铁匠街的红炉师傅为支援抗战的远征军,打马掌、马钉,日夜操劳,不辞辛苦。铁匠街的师傅们还组织了一批人,到云南边疆专门为军队服务,有的技术人才,还被军队选中,担任军中职务。铁匠街的老住户晏兴武之子晏志伦此时从戎投军,任远征军某部中慰军官。密支那战役结束回国后,补入四川成都刘文辉部。成都战役,刘部起义,晏志伦也跟随其部弃暗投明。解放后,晏志伦被安置在毕节农机厂工作。

铁匠街在历史长河中,经受过千锤百炼的陶冶,铸就了烽烟战阵的辉煌,2000年因修建广场拆除了,但炉火映红的史迹却永远不会褪色。

铁匠街位于倒天河西岸,太平桥至南关桥这片坦途,历史悠久,人文精神厚重,是毕节古城最具典藏的街道。

铁匠街红炉在市场中崛起,为毕节城居民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很多年轻姑娘嫁了打铁师傅,也有不少的小伙子当了铁匠的徒弟。铁匠街的炉火映红古城人腾飞的雄心和梦想。(文/杨富华 图/郑 亮)

责任编辑:金云

下图集没有了! >>

毕节传媒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2014 By www.gzbj.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