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获奖佳作 > 正文

牛栏江畔即将消失的“符号”

文章来源:毕节传媒网——毕节日报   作者:杨文斌 王德聪   2015/10/16 17:43:34      次浏览      字号: |  |

编者按

牛栏江,作为威宁境内流量最大的河流之一。千百年来,这里孕育的人类文明、历史遗迹、壮美山川、人文风情等均成了乌蒙高原上的一朵奇葩。然而,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人类活动的不断扩张,牛栏江流域的一切事物正在经历着人类文明的洗礼和改变。

于是,那些在牛栏江上连接着云贵两省的溜索,随着象鼻岭电站的修建,即将淹没在江底。那些见证封建社会女性美的小脚老人,也将成为中国最后的“三寸金莲”。那些逐渐被摩托车取代的小毛驴,孕育了几代人的“九股水”,也将在象鼻岭电站建成之时,永远淹没在牛栏江底和人们记忆深处。本次牛栏江之行,我们能做的就是用手上的相机和笔,尽可能地为牛栏江的历史留下一些有价值的图片和文字资料,这算不上拯救文明,因为那些即将消失在牛栏江畔的“符号”,根本无法阻挡历史滚滚前进的车轮和社会发展吹响的号角。

江上溜索:架起云贵两省的桥梁

初春的牛棚镇团山村牛栏江段,虽然连续近半年没有有效降雨,但昔日奔腾如惊牛的牛栏江,却没有因秋冬连旱而势气大减,眼前的牛栏江仿佛一条巨龙,依然奔腾不息向东流去。

来往行人如想涉水过江,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还得依靠连接沿江两岸的那些溜索。千百年来,在乌蒙高原上奔腾不息的牛栏江,恰好把云贵两省分隔在东西两岸。平时云南省会泽县火红乡的人民要到斗古乡来赶集,或者牛棚镇的人民要到云南会泽县去走亲访友,都必须通过溜索渡过牛栏江彼岸。有些人家偶有小船,也只是用来托运牛马等大牲畜渡江时之用。

于是,在牛栏江上的溜索就成了链接云贵两省人民日常往来的桥梁和纽带。虽然江水分隔,但溜索相连,世代居住在牛栏江畔的年轻人们,便常常利用溜索相互往来。一来二去,威宁的小伙看上了云南会泽哪家的姑娘,大家便选定良辰吉日,攀着溜索,挑上彩礼,高高兴兴地到对岸去姑娘家提亲。

千百年来,牛栏江上的溜索就像一根根红线,把分隔两省的有情人都连到一起,成全了多少对美好姻缘。

小毛驴:托起牛栏江畔的梦想

毛驴,10年前的牛栏江畔,那是它们播撒汗水和热血的战场。

当地村民告诉我们,由于牛栏江沿岸险峻的地形地貌,导致很多村组交通闭塞,人们出行极不方便。平时收割庄稼,逢场赶集,起房造屋驮运水泥沙子,全靠小毛驴来帮忙。

在陡峭的山崖旁,在狭窄的深谷边,只要有一条羊肠小道,不管多么崎岖,小毛驴都能够驮着货物安全通过,化险为夷。曾几何时,小毛驴成了居住在牛栏江沿岸的人们通往山外的交通工具,它们瘦小的身影,辛勤的汗水,洒满了牛栏江畔的山山岭岭,沟沟壑壑。

如今,随着“乡乡通油路,村村通公路”工程的实施,牛栏江畔大部分村组的人们都买起了摩托车、拖拉机,家庭条件宽裕的人家还买了面包车、小汽车。村里饲养小毛驴来驮运东西的人家越来越少了,以前在牛栏江畔的村庄,只要一只毛驴发出叫声,村里的毛驴和对岸的毛驴就会一呼百应,呜鸣之声响彻山谷。

记者在牛棚镇团山村看到,一只被栓在村口大树下的小毛驴,不时仰天发出呜鸣之声,似乎是在呼唤它那些越来越少的同伴。

裹脚女人:中国最后的“三寸金莲”

在牛栏江畔,至今仍生活着这样一群为数不多的女老人。他们时常穿着绣花尖头小鞋,拄着拐杖,艰难地行走在牛栏江边那些村庄的每个日出和黄昏,很多年轻人都叫他们“小脚女人”或“裹脚老太”。

因为缠足导致足底接触面太小,走不稳路,她们就常常拄着拐杖行走。每到一处,只要遇到她们的地方,人民生活尽管很贫困,她们却一如既往的热情好客,豁达开朗,仿佛早已忘记封建社会那段“男尊女卑”,“以小为美”的时代。

据历史资料记载,裹脚也叫缠足,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陋习,即把女子的双脚用布帛缠裹起来,使其变成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

古代文化人认为,头和足是衡量一名女性美与丑的重要标准。因此,古代文人有了很多关于小脚的赞美之词。比如“金莲”、“三寸金莲”、“香钩”等等,都是文化人赋予小脚的赞美之词。苏东坡《菩萨蛮》咏足词云:“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甚至还制定出了小脚美的七个标准:瘦、小、 尖、 弯、 香、 软、 正,又总结出了小脚的“七美”:形、质、资、神、肥、软、秀。

牛栏江畔的女人们,是否也是沿袭了古代文人们的审美观点,而让自己的脚“委曲求全”呢?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些依然生活在牛栏江畔为数不多的古稀老人们,却见证了封建社会对广大妇女的束缚到社会主义社会妇女解放的发展历程。

她们老了,终究有一天要全部离我们而去。我们能留下的,也许并不是“最后的”,但是真真实实地记录了历史的残酷和文明的美好。

采访手记:

人类,从远古走向现代,从蛮夷走向文明,每一条河流,都是一条我们祖先依然跳动的脉搏。在脉搏不断流淌的血液里,孕育了人类最原始的文明。人类自从学会钻木取火,织网捞鱼,我们又向文明迈进了一步。不管大到长江、黄河,还是小到牛栏江、可渡河,历史给我们留下的,一旦消失,将不复存在。

如若象鼻岭电站一旦建成,不管是那些牛栏江上的溜索,还是滋养了多少代人的“九股水”,还有小毛驴,裹脚女人……都将随着牛栏江水位的升高而逐渐沉入江底,不复存在。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牛栏江畔这些即将消失的“符号”和那些遗失的美好。

(编辑:admin)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