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您的位置: > 毕节传媒网首页 > 热点景区 > 正文

大南山:苗族文化在高原腹地的美丽蓓蕾

文章来源:毕节晚报   作者:黎巽僎   2016/11/17 15:09:38      字号: |  |

袅袅云雾中,蜿蜒盘旋的公路像丝绢一般在崇山间穿梭,大南山苗寨渐行渐近,静静地蛰伏在群山里。

大南山苗寨位于七星关区东北部25公里处,全寨居住着200多户1000多名苗族同胞。由于没有其他民族杂居,这里的民族服饰、语言、舞乐等保存较为完整。

近年来,随着我区发展全域旅游号角的吹响、大南山旅游开发不断加强、交通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大南山像一只横卧山间的金凤凰,正期待着一次华丽的飞翔。

五彩服饰: 一针一线织就灿烂历史

朴实语言: 天下苗胞亲如一家

语言是一个民族得以延续血脉和传承文化的载体,历史上苗族虽然没有文字,却有优美的语言。

大南山虽是个不起眼的苗寨,但它以其民风淳朴、苗族传统文化古朴浓郁、苗语环境极其纯净而早已蜚声海外。大南山其语言曾被美国学者南亚丹誉为“天下最美的蓝宝石”。1956年11月,“全国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研究会”通过全面论证,确定大南山苗寨为“苗语川滇黔方言标准音点”。据历史记载,我国古代流动迁徒至东南亚及南北美洲地域的苗族,其语言、习俗等,绝大部分均属于川滇黔苗族支系,因此大南山又被海内外许多苗族同胞称为现代世界苗族人的故乡。

近年来,不少来大南山“寻根问祖”的海外苗胞和进行语言学术研究的外国专家、学者,都能用苗语和这里的村民熟练交流。那些说惯了其他语言的“老外苗胞”一讲起苗话来,大南山的村民们都听得懂。上世纪80年代,有一位90多岁的美国侨胞来到大南山,和这里的村民用苗语交流后,竟情难自已、老泪纵横:“我终于找到家了,这里就是我的故乡。”老人的动容,无不反映了一代代在外苗族同胞的心声。

1957年,大南山开始推行苗文教学,后因“文革”停止了20多年;改革开放以后,大南山苗文才迎来希望的春天,得以重新办学推行。历经50多年的风风雨雨,几代人的努力,才形成了今天“双语”教学、多元化发展的格局。

现在的大南山小学实行汉、苗双语教学的模式,带头人是大南山小学校长、大南山苗语传承人周国平。通过多年的探索,周国平在教学实践中突出民族特色,渗透民族文化,将民族元素和现代知识体系结合起来,一度改变了“双语教学”难、教学质量低的状况。“双语教学”的成功推行,让大南山苗族语言的继承发扬有了底气,也让大南山在众多苗族支系中拥有更多话语权,从而成为国家甚至世界苗族优秀的文化源泉。

华美舞乐: 山窝窝里的五色花朵

苗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每逢跳花坡等节日,或有宾客到来时,苗族姑娘们穿着节日盛装,在阳光下、在花丛中、在树荫里跳起芦笙舞,小伙子们吹奏着欢快的乐曲,大家一起敲锣打鼓地唱啊跳啊,然后姑娘们将酒递到客人的嘴边,唱到:“干一杯!”甜甜的笑容,甜美的歌声在大山中飘荡。

大南山苗族舞乐是一种原生态的艺术形式,呈现着古朴典雅的历史元素,是依托风土民俗、宗教祭祀、节日庆典、日常生活等载体而遗存并流传至今的民族文化和民间艺术。

悠悠大山深处,舞动着一曲曲华丽的诗章,“跳花坡”的烂漫,“双飞燕”的神奇,“哽哒嘀”的动感,把大南山苗寨推向了浪漫之巅、神奇之境。

大南山苗族芦笙蹉步舞一般需要数十人一起跳,人们边吹芦笙边舞蹈,气势豪迈。舞蹈步伐时而急促、时而缓慢、时而沉重、时而轻盈,音乐时而粗犷、时而忧伤、时而沉郁、时而奋发,舞与乐浑然天成,演绎了一个个不平凡的故事,共同表现了苗族迁徙和繁衍生息的历史,祖先们背井离乡,跋山涉水,或为躲避战乱,或为追求“世外桃源”而迁徙奔波。如今苗族芦笙蹉步舞已被列入全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双飞燕”在大南山世代传承,表演时演奏者用鼻子吹奏两把芦笙,边吹边舞,芦笙随人左右翻飞上下舞动,就像两只凌空飞舞的燕子,是由贵州省民族语言文字指导委员会研究员、原毕节县民委副主任李大明取名并推出的。“双飞燕”原在李姓家族中传承,后由第四代传人李德明传给外姓人王大忠。李大明根据“双飞燕”的表演情景和自己深厚的苗族文化积淀,进一步规范王大忠吹奏和舞蹈的动作,把“双飞燕”芦笙绝技和苗族传统蹉步舞结合起来,打造成“哽哒嘀”舞蹈。“哽哒嘀”是芦笙舞蹈的苗语音译。2009年“哽哒嘀”被推选参加“多彩贵州”原生态舞蹈大赛复赛。

这几年,“民族文化进校园”成为大南山小学办学的一大亮点,学校专门开设芦笙、舞蹈、刺绣、蜡染、苗族农民画等课程,在大大丰富校本课程内容和课堂活动的同时,也为传统民族文化的传承打下基石。

如今,政府正积极打造大南山这块旅游和文化牌子,合理开发利用大南山民俗资源、保护古建筑、建设苗乡新农村,为苗族同胞带来福音。

相传数千年前,苗族的祖先在中原腹地战败,被迫四处迁徙,几百年前才逐渐定居在西南地区,亦兵亦农,并在此开枝散叶,生生不息。

苗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民族迁徙的悲壮史诗,由于没有文字,无法记载当时的情况,所以其至今仍然有诸多不解之谜,充满神秘色彩。也正因为没有文字,苗族同胞就把他们迁徙的经历以图画的形式融入服饰里,形成了今天独特的蜡染和刺绣艺术。

“比如一条普通裙子上的两条线,就分别代表长江、黄河,记录了苗族从长江和黄河流域迁徙而来的历史。而就这两条线深层推究,它们可以象征父母,代表不忘根本;可以象征阴阳,象征天地,代表和谐,代表共存,文化内涵相当丰富。”大南山苗绣传承人李洪指着屋子里的苗族服饰说,大南山的苗族服饰被誉为“绚丽的图案,无字的史书”,其色彩艳丽,绣工简洁,图案多变,每一个图案都具有很深的文化内涵。

蜡染

织布

大南山苗族蜡染堪称一绝,布料全部采用自己栽种的麻,经过采、剐、戚、纺、涂蜡、靛染等各种复杂的工序加工而成,染色所用原料全是纯天然物质,没有添加任何化工元素;大南山苗族刺绣精致美丽,苗家妇女们用针和线在织好的麻布上绘制美丽的图案,最后和蜡染一起制作成美丽的盛装。

在大南山苗寨,蜡染家家懂,刺绣人人会。美丽的苗家姑娘不仅能运用平绣、破线秀、皱绣、盘绣等多种技法绣手绢、挂饰,还会在胸襟、披肩和裙子上绣上融入历史文化、民族特色、生活习俗等厚重内涵的几何图案,或百鸟朝凤、或芦笙蝶恋、或鸳鸯戏水……让人不禁想起节日里姑娘、小伙们身着盛装,载歌载舞,摇曳多姿的情景。

责任编辑:郭力艳

分享到:

视频推荐